每日推薦
中華民族失散多年的兒子——中醫

099e0a0.jpg

世界都知道,中華民族失散多年的兒子就是祖國的中醫。


  “中醫是偽科學”、“廢除中醫”等觀點一度甚囂塵上,多年來中醫幾近在中國大地上頻臨失散。


  但是,中醫凝聚著深邃的哲學智慧和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理念及其實踐經驗,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深入研究和科學總結中醫藥學對豐富世界醫學事業、推進生命科學研究具有積極意義,大力發揚中醫是未來的重要任務。


  隨著以黨中央系列鼓勵中醫發展政策的頒布, 2013-2014年上萬名民間名老中醫涌現,全國中醫門急診從2012年的6.3億人次增長2014年為23.5億人次,占全國門急診總量的32%,中醫這個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兒子終于找到自己的家,中醫這個中華民族復興的急先鋒終于沖出藩籬。


  中醫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扎根于數千年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豐沃土壤,構筑了認識生命、維護健康、防治疾病的思想、方法和理論體系,凝聚成了中華民族璀璨的醫學瑰寶,華夏子孫受益了幾千年,豈是不良勢力宣傳就能輕易廢除和失散的?


祖國醫學“失散”前的背景


  自鴉片戰爭和甲午戰爭以來,中華民族的自尊心降到了冰點,中國人逐步被“西化”,看重技術,低估古人智慧的思維盛行。他們就像青春期的叛逆少年,總認為自己的父母這也不好,那也不行,一旦自己成熟了,才發現原來父母是多么的杰出。


  原北京大學校長胡適是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胡適發起新文化運動,致力于西方文化傳播,以中醫為代表的傳統文化成為其攻擊對象。然而1920年胡適病到了,吃得多,喝得多,人日益消瘦。新派人物生病自然要去看西醫了,協和醫院的專家們會診得出結論:糖尿病晚期已無藥可治,只能回家休養。言下之意,胡適只能回家等死。


  西醫沒有辦法,朋友就勸胡適看中醫。胡適是新生派主將,反對的就是像中醫這樣沒有科學依據的“傳統”。叫他去看中醫,那豈不是主動放倒手中的旗子嗎?然而,面子事小,性命事大,胡適最終還是答應了。給胡適看病的是北京名醫陸仲安。


  中醫沒西醫那樣復雜,又是驗血,又是驗尿,陸仲安只是用手把了把胡適的脈,并詢問了一下病情,就從容不迫地說:“這個病很好治,吃幾服以黃芪為主的湯藥就可以了,如果病沒好,唯我是問。”


  被西醫判了死刑的胡適將信將疑地喝下了陸仲安開的中藥,沒想到幾個月后癥狀就消失了。再到協和醫院檢查,果真是好了!醫生們非常驚奇,這怎么可能?這件事轟動一時。被新文化運動者認為不科學的中醫,偏偏治好了新文化運動主將的病。這令新文化運動者很是尷尬。


  然而,救命之恩是萬萬不能忘記的,胡適在一幅贈送陸仲安的名畫上題字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題字的大意為:自去年秋季得病,西醫朋友認為不能完全治好。


  后來幸得陸先生診看,用黃芪十兩、黨參六錢,病全好了……已有人想把黃芪化驗出來,看它的成分究竟是什么,何以有如此功效。如果化驗結果能使世界醫藥學者了解中國醫與藥的價值,也是陸先生的貢獻!


  另一位叫囂取締中醫的代表性人物是汪精衛,1929年汪精衛提出“取締中醫案”,結果引來一片罵聲,當時北京“四大名醫”中的兩位—施今墨和孔伯華等組織華北中醫團,向汪精衛嚴正提出:找十二個病人,先挑六個,用西醫治;剩下的六個病人交給中醫治,如果我們輸了,再談取締中醫的事。


  孔伯華和施今墨分到了六位分別患有高燒、咳喘等癥的病人。結果,中醫治療的效果十分顯著,病人陸續恢復了健康。


  后來汪精衛的岳母身患惡性痢疾,每天腹瀉十幾次,當時遍請西醫無特別效果。有人向汪精衛推薦施今墨先生,看到奄奄一息的岳母,汪精衛只好同意。施先生把了脈,說到癥狀和病因時,汪精衛的岳母心悅誠服。施先生當即為她針灸并開了湯藥,隨后汪之岳母問:“先生何時再來復診?”

  施今墨告訴她:“安心服藥,三天后痢疾會停止,五天后胃口就會好轉,十天后您就痊愈了,不必復診。”汪精衛和岳母半信半疑,可病情如同施先生說的一樣,十天后就痊愈了。


  汪精衛終于相信了中醫的神奇,再也不提取締中醫的事情了。


  胡適和汪精衛們偃旗息鼓不再提廢除中醫的事了,但有滅亡中國企圖的日本和欲控制中國的美國及其雇傭們卻發現了顛覆中華五千年文化的捷徑。


  迅速接過胡適們和汪精衛們接力棒,立體式的宣揚廢除中醫,特別是改革開放后歐美日的媒體滲透在中國的各個角落,變本加厲的宣傳中醫陰陽五行不科學,憑經驗來治病,是一個很傻瓜的落后封建思維、是沒藥理學基礎的,說中醫是糊理糊涂讓你吃藥的……結果是半個多世紀以來,西醫在中國逐步昌盛,中醫在中國逐步沒落?


祖國醫學“失散”后的經歷


  恰恰相反的是,中醫在美國、歐洲以及日韓國近幾十年來備受重視,美國每年要花費上百億美元來研制和生產中藥,全美有中草藥專營公司四百余家,幾十年來扶持中醫診所一萬多家。


  有的中醫診所(醫院)每天要接待兩千名以上患者。更有甚者,國人不怎么“感冒”的中醫針灸,成了西方軍隊醫院主要治療方法,美國海陸空三軍的醫生利用針灸來治療骨骼肌問題、疼痛和壓力癥狀,無論是在美國本土醫院,還是后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區醫院無不使用針灸療病。



  美國政府下轄的國家補充替代醫療研究中心200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有320萬美國人在2006年接受過針灸治療,比2001年的210萬有所提高,如今美國每年有幾千萬美國人接受過針灸治療,在臨床運用和現代研究方面,有些還處于領先地位。美國人已把針灸當成一門科學,并把針灸治療納入全民醫保。


  在德國,看中醫是一種貴族享受,德國人看中醫和看西醫相比,個人支付的費用是看西醫的10倍以上。有的德國運動員到上海專程到體驗純正中醫調理。德國西醫束手無策的慢性病,比如牛皮癬等皮膚病、失眠、關節炎等都找中醫針灸、推拿、拔罐、湯藥等調理。西方尚且如此,更別提日本和韓國了。


  中醫灸法在日本歷來受到重視,根據日本《云錦隨筆》記載,日本在德川幕府時代,江戶萬兵衛傳德川將軍祖傳長壽之術,“每月月初八天,連續灸足三里穴,始終不渝,僅此而已。我虛度174歲,妻子173歲,子153歲,孫105歲。”


  民國期間,我國針灸大師承淡安目睹日本盛行灸法。在日本公共浴室中看到多數日本人身上都有艾灸疤痕,感嘆日本得益于灸法的人群之廣泛,日本《新國民保健法》一書,提倡足三里灸,亦稱之為無病長壽灸,把艾灸作為主要健身術。


  日本醫界還主張嬰兒早期灸身柱穴,以促進小兒大腦發育和健全神經系統,十七歲左右灸風門穴,以御肺系之疾,二十四歲左右灸三陰交穴,以免生殖、泌尿系統之患,三十歲之后灸足三里穴,以固后天之本,預防百病諸疾,老年加灸曲池,可獲明目、降壓、預防中風之效。日本人平均壽命排名全球第一和盛行中醫養生不無聯系吧?


  中醫不僅在日本受到重視,在朝鮮、韓國、新加坡、臺灣等東南亞國家和地區,都為當地醫界和民間重視和采用,日本人對《傷寒論》的重視程度則遠遠超過了我們。他們對張仲景敬若神明。前些年,日本人就將北京中醫研究的一種治療心臟病的藥包裝后打入世界和中國市場。全世界的中成藥生產規模,日韓美和歐洲占80%以上。


毛主席、周總理曾找回“失散”的祖國醫學


  解放以后,我國對中醫深加重視,對中醫要大力發揚。毛主席對中醫評價很高, 1953年在杭州談道:“中國對世界有三大貢獻,第一是中醫……”。同年毛主席又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強調:“中國對世界是有大貢獻的,中醫就是一項。”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周恩來總理陪同尼克松參觀了中醫的針灸麻醉。手術不用任何麻醉品,病人卻始終面帶安詳,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看著那血淋淋的手術場面,尼克松總統驚訝萬分,針灸麻醉震驚了美國代表團,其沖擊波毫不遜色于中國原子彈的爆炸。



  甚至懷疑這是中國為了吸引世界目光而搞的一個大騙局。就在一些人認為針灸麻醉是一個騙局的時候,隨同代表團訪華的新聞記者詹姆斯-萊斯頓突然急性闌尾炎發作,要進行手術,我們的醫生同樣用針灸麻醉的方法割除了他的盲腸,詹姆斯-萊斯頓絲毫沒有感覺到痛苦。這活生生的事實讓美國人冷靜下來,他們開始認真記錄那些寶貴的資料,以便帶回國去仔細研究。


  周恩來總理對中醫藥文化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提出了一系列發展中醫藥文化事業的思想。這些思想歸納起來主要有四點。


  第一, 把中醫藥的發展和科技發展結合起來。


  第二,中醫藥文化事業要后繼有人。


  第三, 中西醫要結合起來,主要是西醫要同中醫結合起來(中醫為主)。


  第四,發展中醫藥文化事業要有一定的制度、經費保障。


  由于政府的大力提倡,中醫引起社會的普遍認知。上述思想對于當前黨中央提出的振興中醫藥文化事業,增強我國文化軟實力,打造民族文化品牌,提高人民健康水平都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但是改革開放后,抵制中醫的勢力并不是不愿意接受中醫,而是將抵制中醫當做一場掠奪中醫市場的商戰。


  這些勢力利用中國的中醫藥缺乏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打著‘幫助中國實現中藥現代化、科學化和國際化’的旗號,目的就是要中國人對自己的中醫藥學術的根源與體系產生懷疑,最后厭棄;然后再打出拯救‘中醫中藥’的美名,以‘中醫藥國際化、科學化’的幌子,達到徹底操縱、把控中國的中醫藥及其市場的陰謀。


  美國明道大學校長的美籍華裔張緒通博士說,“現在中國一些提出‘廢除中醫’的中國人,就是被這些勢力欺騙或者收買,心甘情愿出賣其他國家一直想得到的、中國最寶貴的民族醫藥文化和知識遺產。”


  幸運的是黨中央早已洞穿“廢除中醫是掠奪中醫的陰謀”,2013年以來全國中醫發展如火如荼,各大中醫院從門可羅雀到人頭攢動,這個中華民族失散數十年的兒子終于回到了祖國懷抱,成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復興名副其實的先鋒。

五千年的歷史證明,中醫博大精深,是中華民族最珍貴最值得自豪的科學技術之一。中醫不僅經濟實用,而且副作用小,是上天給我們的恩賜。


  中華民族偉大的祖先把如此寶貴的遺產傳給我們,我們應該好好地研究它,從內到外的吃透它,不能等到別國擁有后再說那是我們祖先的遺產而進行意淫。

  最后,我對奮戰在中醫科研和理療一線上的同仁致以崇高的敬意,感謝他們為傳承和發揚中醫這一人類瑰寶作出的奉獻和努力。同時也希望學習中醫的師長和同學們為中醫發揚光大貢獻自己的力量。


  毛主席說:中醫對全人類的貢獻巨大無比,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更會如此,對此我們深信不疑。

7.jpg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澳洲幸运5官网大小单双玩法